首页 >>
从饱受战乱到做客温布利:科索沃足球的心酸历史
发布时间:2019-09-28 17:30:28 来源:大丰收官网网址-澳门大丰收官网点击:39

  上周六当科索沃后卫维约达在2-1击败捷克的比赛中打入制胜球时,在普里什蒂纳的1.3万名球迷欢呼雀跃,但并不感到意外。3个月前,科索沃还从未赢得过杯赛预选赛的胜利。现在他们已经保持15场不败,并且赢得了背靠背的胜利,向着明年的欧洲杯正赛进发。

  

  这支球队在2016年才被欧足联接纳为成员。这是他们第二次参加国际大赛的预选赛,2年前他们参加了世界杯预选赛,10场比赛输掉9场。无论周二对阵英格兰是胜是败,他们的苦日子都已经过去了。这并不是一个童话故事。2008年科索沃宣布从塞尔维亚独立,但塞尔维亚依然宣称它的管辖权。此前,在1998至1999年期间这里爆发了残酷的内战,导致超过1.3万人丧生,无数人流离失所。

  真正的“国际纵队”

  由于战争的原因,科索沃队的多数球员都来自其他国家。周六攻入制胜球的维约达成长于比利时,他的家庭因战乱离开了家乡,而球队的球星,前斯旺西前锋塞利纳成长于挪威。实际上,这支球队的中的多数人都曾是难民。他们都没有在科索沃的联赛中踢过球。

  

  讽刺的是,在被欧足联排除在外多年后,国际主义成为了这支球队的核心。6月份3-2击败保加利亚的比赛中,打入制胜球的是来自挪威的拉沙尼。他们的阵容本来可以更强,英超球星沙奇里和扎卡都是来自科索沃,在球队被欧足联接纳前,他们加入了瑞士队。科索沃足球是地区战乱的产物。回到1991年,当时科索沃的联赛被地区的管理部门宣布为非法,比赛被民兵组织频繁打断,球员被逮捕或者殴打,俱乐部被赶出球场。

  “人们可能一夜间消失”

  足球在困境中生存。球员被塞族的经常和武装的志愿者追逐和攻击,那些无法离开的球迷则遭到了羞辱。“有时候人们会被从家里拖出来,有时人会在一夜之间消失,”前普里什蒂纳队的射手Edmond Rugova表示。“你会顶到最恐怖的故事,有人被殴打或者有人找不到了。”“我看见一个队友在比赛中被抓走。我们等待了3个小时他才从警察局被放出来。他的脸上有被打过的痕迹。”“联赛的官员也会受到殴打或逮捕,”Munishi表示。“但两队还是会继续踢下去。他们会再次开始比赛,而警察也会再来。”

  

  足球在塞族对待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的强硬态度上起到了一定作用。1981年,普里什蒂纳队任命了一位塞族人Bela Palfi为主帅。除了是一名战术大师,他还意识到如何控制城市的复杂民族形势来为球队获得好处。“Palfi迅速意识到除非俱乐部让当地的孩子,在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族孩子,占据首发阵容的大多数,否则起不到什么作用。”在街头抗议和暴力行为在国家蔓延时,Palfi创立了一支代表这个城市的人民(主要是阿尔巴尼亚族人)的球队。当这支球队在1983年以3-1击败豪门红星时,贝尔格莱德决定对科索沃采取更强硬的态度,最终导致了90年代的激烈反抗。

  存在感

  如今,科索沃悬而未决的地位依然引发了问题。6月份,黑山解雇了他们的塞尔维亚籍主帅图拔科维奇,因为一天前图拔拒绝率领他的球队在黑山首都波德戈里察参加与科索沃的2020欧洲杯预选赛。这是一种对于科索沃成为欧足联成员的抗议。两名出生于塞尔维亚的球员也拒绝参赛。托伊科维奇和伊万尼克都在贝尔格莱德红星效力,黑山足协表示他们“迫于某些圈子的压力”而退出。这一问题已经分化了欧洲足坛。上周六,8名捷克球迷在图普里什蒂纳被捕,他们计划在科索沃和黑山的比赛中打出“Kosovo is Serbia”的横幅。2016年,由于乌克兰拒绝承认球员的证件,科索沃与乌克兰的比赛被安排在中立场地波兰进行。

  

  但科索沃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存在。无论对阵英格兰的结果如何,他们都已经书写了自己故事中最靓丽的篇章。感谢各位可爱的小伙伴,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大圣撩球的文章,如果您有一些的看法和建议,可以在评论区留言给大圣撩球哦!喜欢的可以关注小编大圣撩球,分享更多的内容和故事。